• 云南樂器網社區

    【樂器檔案】北京琉璃廠樂器一條街的變遷(一)

    國家樂器信息中心2021-02-18 08:53:29


    北京琉璃廠文化街上的樂器行中外聞名,這里集中了三十余家樂器琴行,每年大約有數億元的銷售額,北京琉璃廠樂器一條街不僅是北京樂器的窗口,而且也是中國樂器的窗口。


    我在北京生活了五十多年,過春節,記得我小時候曾去過一次廠甸,從和平門起到虎坊橋止的南新華街。在這條街上有與它東西走向交叉的琉璃廠文化街。小時候逛廠甸,主要是吃糖葫蘆、喝豆汁。


    一轉眼,三十多年過去了,從那以后,我一直沒有去過琉璃廠。可是今年過年,2003年春節,我又一次去了廠甸,據說,這次廠甸廟會是老街景的最后一次廟會了。春節一過,三、四月份琉璃廠一條街就要進行全面改造,此時琉璃廠樂器一條街將不復存在。取而代之是琉璃廠文化產業園區。這條街的改造完成,將會更加展示北京文化古都的風彩。經過改造以后的琉璃廠文化街,將會面目全非,另是一番風韻。到那時,樂器將成為八個文化商業專賣區之一的樂器街出現世人面前。


















    2003年北京和平門南新華街廠甸街景


    當我聽到這個消息以后,猛然在自己的心頭升起了一種想法,在中外聞名的北京琉璃廠樂器一條街,舊街、舊景將會不復存在的情況下,作為一個樂器職業工作者有責任把這段琉璃廠樂器發展輝煌的歷史記錄下來,留給后人,讓我們的下一代看看過去的琉璃廠樂器一條街是什么模樣。



    琉璃廠的起源



    ?

    世界上很多國家都有自己的獨特的文化區,法國巴黎有塞納河畔,英國倫敦有弗業街,日本有“書海”之街神田町。在中國就是北京的琉璃廠文化街了。


    北京琉璃廠文化街地處北京宣武區,分為東琉璃廠和西琉璃廠街兩部分,與北至和平門,南到虎坊橋的南新華街形成十字交叉。大約方園2平方公里。每年的廠甸廟會就是在這個地區進行。


    在這個地區,集中了大量的書店、古玩店、畫店、樂器店。其密度之大在世界上也是少見的,琉璃廠文化街已經成為反映民族優秀文化“琴、棋、書、畫”的典型代表地區。



    北京琉璃廠文化街舊地圖


    相傳琉璃廠源于遼金時代(公元916年),叫海王莊或海王村,經過歷代王朝的變遷,琉璃廠也經歷了繁榮和衰敗的各個歷史時期,元代時,它曾是皇家官窯,是達官貴人出城踏青的風景區,明末清初,琉璃廠逐步成為京都的文化中心,是官仕、趕考舉子、文人相聚的場所,而到乾隆五十五年(公元1790年),徽班進京(京劇的前身),一個遠在安徽的三慶戲班為了慶祝乾隆皇帝的生日,千里迢迢來到北京,就住在琉璃廠的韓家潭。后來,四喜、春臺和春徽班也相繼進京,他們都居住在離琉璃廠不遠的百順胡同、李鐵拐斜街等地方,經過很長的一段時間,他們與原來在北京流行的昆曲、梆子,以及后來的進京的漢調等相互融合,大約在1860年形成全國最大的劇種-京劇,這些最早來京的徽班演員都是居住在韓家潭一帶。后來人員繁衍,又分布到棉花幾條、椿樹幾條一帶。北京最早的戲園像三慶園、廣德樓、同樂園等,也都是設在離藝人居住地區不太遠的大柵欄,這些地方在圍繞琉璃廠的地段。現在,我們回憶這些,也可以了解到為什么北京最早的樂器制造業是從宣武門和前門打磨廠和琉璃廠發源的了。


    解放前琉璃廠文化街戲樓


    解放前琉璃廠文化街戲樓


    解放前琉璃廠文化街街景


    解放前 琉璃廠文化街街景


    在乾隆年間,是琉璃廠最為鼎盛的時期,各類書店、字畫店、古玩店比比皆是,文人墨客涌集琉璃廠,而且在這地區的廠甸廟會也開始興盛起來,據說,那個時候有書店230多家,古玩店37家,到了清末、民國時期,由于八國聯軍的侵入,清朝皇帝的出逃,琉璃廠也開始衰落起來,1926年,北京開辟了和平門,拆除了廠橋,增闊了南新華街,琉璃廠被分為東琉璃廠和西琉璃廠,東琉璃廠以古玩業為主,西琉璃廠以舊書業為主,琉璃廠的舊式書店和新式書店以及古玩業鋪已每況愈下,業務日漸蕭條,到了北京解放前,書店只剩下五六十家,加上裝裱、文物、南紙店總共有170家,這些也是造成一些行業轉向樂器制造業的原因。


    問起許多老人,他們都會告訴我,舊中國的樂器制造業主要集中在北京和平門的琉璃廠和前門的打磨廠。舊中國,北京根本沒有西洋樂器的生產,全部都是民族樂器小手工做坊,北京的樂器制造業就是從這兩個地方發展起來的。



    琉璃廠樂器作坊的來源



    相傳在琉璃廠早期,有兩位善彈古琴,并鑒定和修理古琴的人,一位叫張春圃,一位叫張蓮舫,琉璃廠的樂器坊就是從他們兩位開始的。張春圃,北京人,生卒年月不詳。古玩行人傳說,他家住琉璃廠,同治、光緒年間在家修理、鑒定古琴,懂五音六律,會彈奏樂府古典樂曲。


    張春圃修理、鑒定古琴,沒字號,家門上掛個小牌,上寫“張春圃修古琴”。牌子雖小,四、九城會彈琴的差不多都知道他。他修古琴、配零件收費少,名琴經他手的不少。他彈奏古琴,受到眾多人欣賞。京城里的王公、大臣、豪門貴族逢喜慶壽日,都請他出席堂會演奏。官宦人家請他去教公子少爺彈琴,他不吃不喝,教彈一曲就走,從不收費。


    肅王府請張春圃修古琴。肅王爺隆憋懂樂音,喜歡聽樂府古曲。派人請來張春圃。張春圃彈琴為王公、大臣所賞識,西太后亦有耳聞。光緒五年前后,太監李蓮英來琉璃廠向張春圃宣稱;“慈禧皇太后欲學琴,聽說你彈琴彈得好,召你入宮。你要好好侍候太后老佛爺,給你個內廷供奉當當,在內務府領俸聽派遣。”


    張春圃進宮,不是在戲臺上演奏古曲,而是在寢殿授琴。坐北朝南的寢殿七大間,慈禧坐在極西的一間,西太后聽他彈琴,琴聲入耳而高興。慈禧雖然是女人,但她不愿聽纏綿憂怨之曲,則喜聞高亢洪亮之歌。張春圃一曲成功,正中慈禧之所好。一次,張春圃進宮,彈奏曲終,得罪了光緒皇帝載橢。回到琉璃廠的家就把門上掛的“張春圃修古琴”的小木牌摘掉,第二天找房子搬家,由西琉璃廠街面上搬到東琉璃廠一個小胡同——文明胡同里頭。宮里來人找不到他了。


    張春圃后來仍在琉璃廠修理和鑒定古琴。他去世后,琉璃廠出現一家蕉葉山房經營、修理、鑒定古琴。張春圃的故事在琉璃廠傳聞很久。而張蓮舫比張春圃要晚四十余年,九一八事變后他才去世,卻只留下“古琴張”這個綽號,琉璃廠沒有不知道張蓮舫這個人的。


    琉璃廠自從“古琴張”去世后,再沒鑒定、經營、修理古琴的了,這套手藝和鑒定程序與方法,算是斷了捻!自從九一八事變后,琉璃廠沒人經營、修理古琴了。只有馬良正和梅蘭芳的琴師徐蘭沅制作胡琴了。


    還有位姓張的于咸豐、同治年間在東琉璃廠小沙土園北口往西拐角處開一家文盛齋弦子老鋪,經營到北京解放后1956年的公私合營,是北京民族樂器最古老、最有影響的店鋪。文盛齋創始人張某是河北深縣人,膝下無兒,只生一女,嫁給姓夏的。她早年喪夫,未生子女,父死后,她繼承了文盛齋,成為文盛齋的女經理人。


    這位婦女在老北京制作和經營民族樂器很有聲望,綽號“張寡婦”。在她五十多歲的時候,體重有二百來市斤,體形肥碩,一次她坐人力車,竟把一輛車箱給撐裂。這樣肥胖的女人,長壽到九十四歲,制作經營民族樂器長達六十多年。文盛齋在她的經營管理下,成為北京民族樂器最大的作坊和店鋪,為北京民族樂器廠的成立打下了基礎。張寡婦是位豪爽有魄力的女強人。她注重產品質量,不惜工本。制作胡琴講究用福建紫竹、湖北蛇皮,工藝細致,音色美。培育出馬良正、李辛田等海內外聞名的制琴名手。參加公私合營時,她家還存有一批給清廷御制的“雅樂器”樣品。除年節外,她不準工人走街串門。她買了好多書,其中有鼓詞樂譜,也有章回小說,組織工人讀書。收活后由一人讀,大家聽,章回小說吸引人。有的工人看鼓詞學樂理,提高了制作樂器的鉆研興趣,使樂器質量逐步提高。


    舊中國由于處于半封建、半殖民地的社會中,人民窮困僚倒,民不聊生,文化娛樂業幾乎沒有,所以樂器行業也是瀕臨消亡,成為一個要飯的行業。樂器作坊,不光是工人,就是掌柜的,說解散就解散,改行干別的。而一些從事專業演奏樂器的人同樣是朝不保夕,沒有演出時,就把樂器送到當鋪換錢維持生活,有演出時,再把樂器贖出來參加演出。(未完待續)


    (文/豐元凱 ?寫于2003年)


    ?選自“樂器檔案館”微信平臺?





    點擊下方“閱讀原文”可進入我們的網站
    暖暖视频免费视频播放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