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南樂器網社區

    一名中年保安的小提琴夢

    小提琴課堂2020-11-19 16:44:58

    新同學點擊標題下面藍色字“小提琴課堂” 

    老同學點擊右上角,轉發或分享本頁面內容

    下班后, 伍潔凡 一個人來到洗衣房練琴。

    伍潔凡 的本職工作,是中控室的一名保安。


    網絡視頻是 伍潔凡 最好的“音樂老師”。


    倒休時間, 伍潔凡 來到公園練習剛學會的新曲子。


    在公園練琴時,一些路過的居民會駐足聽一會兒。

      晚上下班后, 伍潔凡 獨自來到安靜的晾衣間,他小心地打開琴盒,拉起心愛的小提琴,琴聲宛轉悠揚。

      這是位于北京市北太平莊一座高檔小區地下二層的晾衣間, 伍潔凡 是這里的保安。2015年12月11日晚8點多,他練習的曲子是不久前剛從網上學來的電影《辛德勒名單》的同名主題曲。他說,來到北京后,拉小提琴成了讓他覺得“最有面子”,也“最像北京人”的一件事。

      這位“文藝范十足”的保安至今仍單身,兩年前通過老鄉介紹來到北京,成了寫字樓里一家企業的保安。干了一段時間后,不善和人打交道的 伍潔凡 便通過網絡找到了一家物業公司,成了中控室的一名監控員。在這里,每個月工資三四千元,管吃管住,讓他覺得生活正一步步變好,他也有更多的時間來練琴。在他的手機里,下載了各種小提琴演奏的視頻。他說:“我最大的夢想就是有一天能夠站在舞臺上為觀眾演奏。”對于已經45歲的 伍潔凡 來說,拉小提琴不僅僅是一份夢想,更是一份自信。在他看來,拉琴是一天中最美的時光,即使沒有一位觀眾,也仍沉醉其中。

      受舅舅和父親的影響, 伍潔凡 自幼喜歡擺弄一些樂器,至今他還清楚地記得第一次被父親帶到學校初見老式腳踏風琴時的情形。他說:“可能就是從那時起和音樂結緣的吧。”出身農村的他,接觸最多的是民族樂器,二胡便是在那時學會的,《康定情歌》是當時演奏頻率最高的曲子。

      1994年冬天,23歲的 伍潔凡 到河南省三門峽市一家藥廠當搬運工。他喜歡音樂,會拉二胡,這件事很快在藥廠里傳開了。當時, 伍潔凡 的一名同事正好有一把小提琴,放在家里好多年都沒人會用。當得知 伍潔凡 能夠演奏二胡時,同事硬是把家里的這把小提琴送給了 伍潔凡 ,而理由是“不就是多了兩根弦嘛?”可等 伍潔凡 拿到小提琴時,就這多出的兩根弦可把他“折騰得夠嗆”。提琴、 運弓 、 揉弦 ……這一系列的演奏技巧都和二胡不同。 伍潔凡 回憶說:“光提琴這一項,就對我的下顎和左手腕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為了能夠盡早把琴拉好,一到下工休息時, 伍潔凡 就加倍練習,可即便這樣,仍不得要領。這時, 伍潔凡 想到了拜師學藝,可是去找誰呢?

      河南是一個戲劇大省,逢年過節、婚喪嫁娶都會有不同種類的戲劇上演。1995年春節剛過,三門峽市的各個劇團也到了一年中最忙碌的時候。喜歡看戲的 伍潔凡 發現,正在他們村演戲的一家蒲劇團的一名樂隊老師拿著一把和他一模一樣的琴。這讓 伍潔凡 看到了希望。

      為了練琴, 伍潔凡 辭掉了藥廠的工作,開始跟著老師傅在蒲劇團演出,“每天只管三頓飯,沒有工資”。就這樣, 伍潔凡 在這位師傅的帶領下跟著劇團演出了40多天,走了十幾個地方。在這期間,他學會了小提琴的基本演奏技巧,第一次認識了五線譜。

      雖然現在每天為生計而奔忙, 伍潔凡 卻說:“這不影響我對小提琴的摯愛。”然而,這份摯愛并不是所有人都了解。與其同屋的小張覺得:“小提琴這西洋樂器沒有人好好教,怎么可能拉出名堂來?”每次與同事談論小提琴,他都會被同樣的言語給“嗆”回去。久而久之,大家對小提琴的談論也少了。“這里懂音樂的人太少了。” 伍潔凡 說。(中工網記者 王偉偉 文/圖)

    掃一掃,關注 小提琴課堂 微信公眾平臺,獲取更多資訊

    點擊左下角?閱讀原文??

    ↓↓↓




    暖暖视频免费视频播放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