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云南樂器網社區

    【音樂筆記】傳統民族樂器真的“傳統”嗎

    國家樂器信息中心2020-11-19 11:09:42

    擊上方小藍字?樂器-中外樂器?即可加入我們的大家庭


    引言:電影《百鳥朝鳳》中所謂“傳統民族樂器”與西洋樂器的大PK,催得不少傳統文化支持者熱淚盈眶。但是,隨后即有文章指出,嗩吶是源出波斯的“西夷番器”,雖早就傳入我國新疆地區,但在內地的大規模傳播,仍是拜蒙古征服所賜,至今在土耳其軍樂中,嗩吶仍然是重要角色,如《百鳥朝鳳》中將之渲染成民族傳統樂器的代表,恐難勝任。

    需要指出的是,這種論調確實道出了部分史實,嗩吶確為傳入中國內地較晚近的胡樂番器,這已是音樂史學界的定論。但其所謂琵琶阮咸之屬,真得就那么“華”么?揆諸史實,廓清大致淵源脈絡,往往會發現,這些所謂“民族本味,中夏正音”的承載者,多半不過是歷次大規模東西文化傳播交流浪潮的結果。

    現今常見之漢民族傳統樂器,主要有吹奏、打擊、彈撥、拉弦四類,其代表性樂器如下:

    吹奏:塤、笛、簫、尺八、笙芋、嗩吶等;

    打擊:各類鑼鼓鐘磬鈸;

    彈撥:大致分為橫豎兩類,橫有古琴、古箏、揚琴,豎有琵琶、阮咸、月琴、三弦、箜篌等;

    拉弦:主要指各類胡琴,代表有二胡、京胡等。

    上述樂器當中,除了結構較為簡單的塤笛簫笙鐘磬,似無明顯外來傳入與影響的證據,基本符合“本土起源”的標準外,其他種種,甚至包括琴箏,都可追溯至與內亞、近東、南亞等地的文化交流,都是各個歷史時期的中國人接受并發揚光大的“外國貨”。

    琵琶吉他本一家

    今人已經很難想到,小清新們的裝逼與求愛利器吉他,竟與“微山湖上靜悄悄”的土琵琶系出同源。

    琵琶、阮咸、月琴三者于今雖然形制各異,其實都是源自琉特琴屬樂器。琉特琴屬樂器,最早見于古波斯地區,其傳播分為東西兩支,西支傳入歐洲后形成琉特琴族,吉他即是該琴族最廣為知人知的樂器;東支傳入中國后,則演化成為琵琶。

    古本無琵琶一詞,漢代許慎《說文解字》無此二字。據孟文濤先生的論證, 在漢代《釋名》和《風俗通義》中用“枇杷” 作為早期琵琶類樂器的名稱。而中國古時無輕唇音, 所以中國漢代“ 枇杷” 之名乃外來詞的音譯。

    從琵琶的形制來看,大致有兩種。一種為漢魏式琵琶,其形圓體長頸,四弦十二柱。如今的阮咸、月琴,可以認為是該琵琶的變種。一為伊朗式琵琶,這是比前者稍晚傳入的西方樂器,后世傳所稱之“琵琶”,主要是指該種。

    漢魏式琵琶(阮咸琵琶)的起源,近世學人多從文獻考辯、樂器命名、樂器形制構造及其文化屬性、音樂文化交流歷史等角度,最終論證出實際來自西域傳入,已成定說。

    伊朗式琵琶又稱曲頸琵琶,原產波斯國( 今伊朗) , 大約在東晉時即傳入我國。《隋書·音樂志》記載: “今曲項琵琶、豎笙摸, 并出西域, 非華夏舊器” 。“天竺中有琵琶” , “《天竺樂》, 起自張重華據有涼州” 。根據上述記載,我們可以一窺曲頸琵琶流傳的端倪,當是先傳入印度,再從印度經西域與河西走廊傳入中原,并成為隋唐宮廷樂曲《天竺樂》的重要伴奏樂器。這種曲線樂器有著優美的外形,但音域較窄,影響了使用范圍。其在中原流傳日久,遂逐漸吸收了阮咸的一些長住,比如在原來四個相位上增加了十個品位,使其更富有表現力。之后其在彈奏方式和形制上又繼續發展,放棄了撥子彈奏改為手指直接彈奏,由橫抱改為豎抱,逐漸形成了與現今較為接近的彈奏技巧。

    胡琴究竟何方“胡”?

    流傳于我國內地的拉弦類樂器,首推胡琴。其種類繁多,流傳甚廣,而其流行程度,自明清以來更是呈愈演愈烈之勢。我們小時候或多或少都有自己或身邊小伙伴被父母老師強迫學二胡的經歷,而《賽馬》也好,《二泉映月》也好,留給你的未必是美好的回憶。

    胡琴一詞源出唐代。胡字在唐代,有特指波斯粟特方面的傾向,是故談及胡琴,人們的第一反應是源自伊朗,實際情況則要復雜的多。胡琴一詞在唐代為泛指,多數情況下指得是琵琶,最后特指一種拉弦類樂器實屬意外。胡琴的琴體系較為常見的波斯形制琴,本身無太多特殊,至于音箱則有兩種,一種為漢地流行的筒形音箱,定型于宋代的嵇琴,略同于今日之二胡,另一種為蒙古高原流行的梨形音箱,《元史》卷71《禮樂志》有載:"胡琴制如火不思,卷頸,龍首二弦,用弓捩之,弓之弦為馬尾。"此即為后世的馬頭琴。

    頗值得一提的是胡琴的弓弦。拉弦琴弓很早便出現于南亞印度,然后向西傳播到了歐洲,但不知何故一直未能流傳到東亞地區,以至于胡琴的祖先唐代的奚琴和宋代嵇琴長期使用竹木片子拉弦,一直到宋末西夏馬尾胡琴的出現(以馬尾制弓拉弦),這一傳播方告完成。

    胡琴以其制作簡單,攜帶輕便,而廣泛流行于北部游牧民與中原下層民眾之中,可以說先天帶有一定的屌絲屬性。也正因其屌絲光環的加持,避免了如古琴等傳統高雅樂器受眾面窄的命運,一度成為中國傳統樂器普及之首,可以說凡有井水處,即有二胡聲。

    然而成也屌絲,敗也屌絲,新世紀以來,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高雅藝術需求上漲,古琴等高雅樂器漸有咸魚翻身之勢,而胡琴則漸有面臨陷入沒落的危機。

    (稿件來源于鳳凰網)




    點擊“原文閱讀”

    可進入我們的網站



    暖暖视频免费视频播放韩国